疗程究竟何时结束?

南希医案是一个真实的临床例案。与其他医案不同的是,这是一个正在治疗过程中的病例。因此,事情的结局还在未知之中。从这个医案中,我们可以看到人生病、治病的过程,让我们思考人的生命和命运究竟控制在谁的手中?笔者旨在忠实地将这个医案的治疗过程记录下来,供读者与笔者共同探讨和思索。
按一般情况来讲,南希的化疗早该结束了。可是直到目前为止,她的化疗还在继续着。最不可思议的是,无论是医生还是南希本人,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化疗才能结束。在使用化疗治疗癌症的过程中,化疗时间的长短对病人的健康起着极大的作用,甚至可以说是决定病人生命长短的重要因素。现在连这最起码的一点都在半空中悬着,不禁令人想有什么其他的因素在冥冥之中起作用了。
南希最近的三次化疗,前后用了六个星期。这段时间,出了一个接一个的事故,她连续换了好几个医生。每换一个医生,南希就得像教学生一样,把自己的病历、病史、用药、剂量等一项一项的交代解释清楚,就是这样,也没避免得掉医疗事故。
南希在生命的十字路口上,似乎进退维谷:不做化疗吧,会前功尽弃;接着做下去吧,又将后患无穷。有时,她会到我的诊所来,倾倒心中的苦水:
“医生,你要是在我这个处境,会怎么办呢?当然我知道,你永远也不会到我这个地步。也许你永远不会真正体会到我此刻的苦处,因为不是你的身体,不会知道这种彻底的切肤之痛的……”
我没有说话,静静的听着。
“难道每一个罹患癌症的人都会经历我遇到的这么多麻烦吗?我相信有些患了癌症的人,也许最终不是因为被癌细胞夺去生命的,而是死于医生的错误。错误的治疗诊断、不正确的程序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夺去病人的生命啊。一些病人也许会因为对医生太失望了,而放弃与疾病的抗争……”
我继续默默地听她述说。
“现在的医生都是从学校毕业出来不久的学生,他们从书本上学到的都是理论而没有太多临床知识,再加上自己主观的、不听病人意见的态度,和这个浑浊的社会污染人灵魂的金钱欲,医生可能成了把活人治死的‘工具’还不自知呢。
我相信你,是因为你有一个非常好的道德标准。我从来没有听到其他任何一个医生谈‘真善忍’。我一开始听到你讲这三个字时,还以为你仅仅是说说而已。几年了,你一直在这样告诉我、提醒我。我也告诉过别人这三个字。虽然我做得不好,但是我心里非常相信你说的,这三个字是宇宙中永远的真理。
可是,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我那么多的麻烦?我也相信‘真善忍’啊,而你却健康得像神仙,这不是有点不公平吗?”
听到这儿,我笑了。
“南希,你虽然相信,但是你按照这去做了吗?你嘴里说这三个字好,但你心里真正接受了吗?如果你真的相信,而且按照这三个字去做,你会不断换医生吗?”我诚恳地对她说。
她想了一下,对我说:“如果这场恶梦能够过去,我一定认真去修这颗心,去炼这残缺不全的身体了。医生,你说我还来得及吗?”
我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