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伴、老伴,谁来做伴?–老年伴侣的新主张

老伴、老伴,谁来做伴?–老年伴侣的新主张
老了,生活有个「伴」,称之为「老伴」。俗话说:「少年夫妻,老来伴。」但是,很多情况,即使结了婚,老了仍然无人做伴。因此,很多人在人生最后阶段,只能孤单的老去。
乐龄恋爱新型态
这些年,欧美有一种老年伴侣的新型态,受到社会学家、心理学家和老年学家的关注-「分居伴侣」关系(Living apart together relationships,LAT)。LAT是指没有婚姻形式、不住在一起,却有长期、稳定、亲密的伴侣关系。跟年轻时「约会关系」不同,老年「分居伴侣」并无走入婚姻的打算。
美国鲍林格林(Bowling Green)州立大学家庭与婚姻研究中心社会学家Susan Brown曾经访问了2000多名50岁至65岁人士,发现当中1/3拥有「分居伴侣」,其他欧美国家也有越来越高比例的老龄者选择LAT关系。依据美国密苏里大学人类发展学系教授Jacquelyn J. Benson与Marilyn Coleman研究指出,老年人会选择LAT关系的理由大致如下:
一、维持自主与独立生活空间:LAT不是请褓姆、找饭票,生活也不是紧密重叠、片刻不离。除了「在一起」的时间以外,彼此仍然保持相当程度自主与独立的空间,不需完全放弃原来个人角色、习惯和爱好。
二、不受婚姻制度束缚:婚姻对许多老人家并无实质的意义,大多数选择LAT关系的老龄者,不是在寻找婚姻所提供的法律保障。他们希望生活中有亲密的伴侣,可以一起做事、相互谈心,并且提供情感的支持。
三、自我保护:婚姻是一种法律的形式,有其责任和义务。处于LAT关系的老年人,虽然愿意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他们的伴侣,但把他们的关系形式看作是自我保护策略,不需承担配偶应负的财务、照顾责任,还有情感的风险。
四、避免生活冲突:老年人由于长久生命经验,往往形成不同癖好,住在一起,生活上小细节往往会变成大问题。LAT没有同居的家务分工问题,也没有传统角色压力,可以减少生活上的矛盾和冲突,减轻心理负担。
五、减少子女反对意见:有些子女由于情感依附,或担心财产纠纷,对于父母的新伴侣往往持着负面或否定态度,LAT关系变成一个避免纷争的选择,不仅可以维持伴侣亲密关系,也可降低亲子冲突所带来的家庭危机。
相知伴老,未尝不可
其实,「分居伴侣」存在已久。19世纪波兰作曲家肖邦(Frédéric Chopin)和法国女小说家乔治.桑(George Sand)、20世纪法国哲学家沙特(Jean-Paul Sartre)和女性主义作家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还有当代美国电影导演伍迪.艾伦(Woody Allen)和影星米娅.法罗(Mia Farrow),都是LAT关系的奉行者。
在台湾,LAT关系并未受到足够的重视,但没结婚、没同住,却「在一起」的中老龄者不乏其例,但因违反世俗「正常」男女关系的认知,因此常被列为「地下情」隐匿不谈。
邻居有位国立顶尖大学女教授,未到60岁丧偶后就一个人生活,后来遇见同社区单身、退休专业经理人,由于志趣相合,慢慢的两人就「在一起」了。他们分住两处,各有子女,但常相约旅行、一起买菜、骑单车、吃饭,也常一起去教堂、看电影、听音乐会。十多年过去了,相处仍然非常融洽。这场黄昏之恋,没有卿卿我我、打情骂俏,也看不到激情火热、灿烂绚丽,只见两人在夕阳下同行,呈现一幅平和、自然而温馨的画面。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