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前预嘱,我可以自主决定

人生没有不散的宴席
我们的人生总有终点,因此虽然欢乐不能长久,幸好痛苦也不会永无止尽。当人生无可避免地走到尽头,就是死亡必然来临的那天,就算活着时都避而不谈,也无法免于死亡的到来。每个人一出生就被命运判了「绝对死刑」,只是都不知道会被用何种方式、在何时执行死刑!也就是说:「我知道我会死,但是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死?以及我会怎么死?」既然每个人的死亡率都是百分之百,我们应该提早进行「写遗嘱」这种「死亡演习」!

提早交代,是为了避免惊慌失措
我当医师三十年,从事「安宁疗护」、照顾末期病人已经二十六年,我常说:「临终三件大事:交代后事、完成心愿、了结心事。」人们都误以为老人家不愿意谈死亡,子女晚辈都误以为父母长辈不愿意谈「身后事」,其实这是错误的「成见」和「刻板印象」!我在安宁病房召开家庭会议时,都是家属要求不能告知病情,病人就被蒙在鼓里。病人有时候会主动「交代后事」,但通常立刻被家属挡住:「不要讲这些啦!你会好起来,只要听医师的话,吃药、打针就会好。」大家都不想准备也不愿意讨论,一旦遇到疾病末期,病人和家属都是惊慌失措、手足无措、手忙脚乱、六神无主,像热锅上的蚂蚁、像无头苍蝇一样。家属骗病人说:「你会好!」病人就说:「等我好了,我要……。」我对家属说:「当病人想要交代后事,拜托请让他把话讲完!清醒时不让他讲,等到昏迷后,才要求我把他弄醒,很抱歉,我办不到。」其实病情就在病人的身体里,身体的感觉会让他知道病情的严重性。我认真的开玩笑:至少让他交代私房钱和借据放哪里?免得病人死后,家属还要去「牵亡」或「观落阴」才问得到!

生前预嘱,当自己人生最后一段旅程的主人
多数人都有旅行的经验,要去远方旅行总要准备行李,去的地方越远、时间越久,行李当然得更多样、更周全。既然「有生必有死」,死亡可能是每个人最遥远和最长久的旅行,因为生命有限,更需要为死亡预做准备。除了写下官方法定的「遗嘱」来分配「遗产」之外,还要包括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例如:我很喜欢清朝烧鸦片的钦差大臣林则徐写的:「子孙若如我,留钱做什么?贤而多财,则损其志!子孙不如我,留钱做什么?愚而多财,益增其过!」除了交代「身后事」之外,如果不希望在死前饱受折磨,更需要立下「生前预嘱」:根据已经施行二十一年的「安宁缓和医疗条例」,免费的「预立安宁缓和医疗暨维生医疗抉择意愿书」,和两年前开始施行的「病人自主权利法」,要花三千元的「预立医疗决定书」。「遗嘱」是死后才生效,如果你希望临终不要被插管、电击、接呼吸器、插鼻胃管等,写在「遗嘱」当中是没用的。必须事先签署「预立意愿书」或「预立医疗决定书」,否则到时候自己昏迷,就交由家属做决定,而家属通常舍不得放手,就会让病人(亲人)在临终时饱受折磨!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