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茧而出、走出忧郁

她进入学校辅导谘商时,己决定休学,忧郁症让她无法集中注意力,嗜睡,甚至恐慌,随时随地只想打电话给妈妈,要回家,药物帮忙似乎有限。

面对娟秀聪慧的十九岁少女,大家均感扼腕。我告诉她:「我们尊重你的决定,但希望保持联络,好继续支持你和家人休学后的调节。」

她休学后仍然每周坐火车返校会谈,但社会功能依旧萎缩,每天吃了就睡,连洗澡都要妈妈再三催促,我说:「但你愿意大老远跑来,真不简单,我们一起加油!」关系建立稳定后,处理了丧父的悲伤,谈到未来的安排时,仍一片暗淡。我说:「精神疾病的复健包括心理、社会。你这么年轻,却脱不下病人的白袍,甚至像个植物人,生活就是睡,你想不想好起来?」

每次会谈我都邀她报告本周的快乐指数和分享一周的快乐事纪。有一次我把妈妈约来,母女会谈中,直接告诉她,她太尽责了,把女儿照顾得太无微不至,女儿一切依赖,像留在妈妈子宫中,脐带没切断,女儿如何做独立的自我?社会复健包括在现有萎缩的角色上,更投入尽力,也包括开展新的角色,扩大社会接触。她终于在医院找到一份工作,一年的摇摆,常想打退堂鼓,但同事、老板的关心,终于稳定上班,又生活中和妈妈一起运动,照顾妈妈,在教会中热心参与,帮助其它有需要的年轻人,如今几乎每年都收到她的卡片。

忧郁症像一层茧,让当事人封闭在一个自我的黑暗狭小世界,破茧而出要靠自己,但周围的人十分重要,要在外持续地加温,加油让封闭的蛹受到鼓励,而愿意自我转换进入外面的世界。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