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情如何陪伴

惊魂未定的伤痛温情如何陪伴
灾害造成的损失易见、能在最快时间抢救,可是,另有一种看不见的磨难,在历经冲击的人们心里,随时间慢慢酝酿、发酵……如何把温情送进他的心坎、抚平惊魂未定的情绪?

8月初,一场超级暴雨让南台湾许多人一生积蓄泡汤,洪流也造成众多家庭破碎,无论是灾民、遗族,有太多的情绪与悲伤难以言述,甚至有些人开始出现负面思考,产生伤人或自残行径。此时,除了花时间陪在他们身边,如何说出适当的安慰话,也考验陪伴者的智慧。

灾后约需3~6个月
创伤者才慢慢接受事实
当出现毁灭性的天灾,瞬间发生且事先完全无法预料,万芳医院精神科主治医师暨台北医学大学医学系教授陈永兴指出,灾民的失落与冲击将特别大,刚开始会恐惧「还会再发生吗」,之后会出现伤心及愤怒的情绪,例如:「我的亲人失踪了」、「为什么不赶快救他」,再来是拒绝接受事实,例如:要求「要找到尸体才算数」,之后会出现沮丧、忧郁等情绪。通常这些创伤症候会持续3~6个月,才慢慢接纳事实。
「这段时间,旁人能做的就是陪伴。」陈永兴表示,陪伴时不一定要讲什么道理或节哀的话,重点是让灾民感觉「有依靠的力量」,尤其是令人失去一切的灾难,任何援助都挽不回失去的人、物,就算陪着他们一起哭,也是宣泄情绪的方法。

陪伴3通则
对于陪伴,联合心理谘商所院长邱永林指出有3个通则:
1.接受对方的情绪若灾民对于横来灾祸怨天怨地、对于外来援助不满意,这时别急着用「你想太多了」等话语去否定他,不如多倾听、避免评论。

2.承认自己的无知有人会以自己曾经历失亲之痛去比拟,但灾害程度不同,其实不可能完全同理,不如大方承认,「我没有你的经验,可能无法体会,请告诉我怎么做对你比较好。」

3.情绪脚步要与创伤者一致从否认创伤到接受现实,每个人需要的时间不尽相同,陪伴者不能自己走得太快,否则易与创伤者起冲突。

用倾听与同理接纳
难以应对的状况题
受灾户或遗族情绪波动很大,可能极度暴躁或自我封闭,易让人感到难以相处,以下是常见的情境,如何应对,不妨参考专家的建议:

CASE1当事人抱怨救灾不力
建议》当下别反驳他主观的想法,对当事人而言,唤不回失去的亲人,就无法达到让他满意的结果,因此,保持倾听即可。若当事人激动到行为失控,也要寻求专业谘商人员协助,避免他干扰救灾行动。
CASE2当事人自责哀伤、甚至有寻短念头
建议》先分辨他是随口说说,还是真有行动。不少人哀伤过度时,的确会产生想不开的念头,因此,要观察他是否开始跟旁人道别或交代事情,例如:突然对孩子说:「你以后要听叔叔的话」等,若有这类信息,最好增加人手,以团队方式在这急性期,轮流24小时陪伴。
除了防范,还可想些方法让他转移焦点,像是协助找资源,让他投入心力重建家园,有了新的希望,较不会觉得自己没有存在价值。
另外,不少遗族会有自责心态,以后见之明认为自己能让亲人避祸,这时,陪伴者要让他知道「天灾不是他的错」,并以正面话语鼓励他,虽然只有他留下来,但他代表逝去者的希望,不能把最后的希望也毁掉。
CASE3当事人变得自我封闭
建议》陪伴者要更主动去接近当事人,别误认「他一个人会感觉好一点」,不论他愿意分享多少,尽量让情绪有宣泄管道,否则遭到压抑的负面能量突然爆发,非常不利身心健康。
另外,寻求医疗介入或心理专业协助也是可行方式,不过,要以帮助他的立场来说服,例如:就医是「为了改善他睡不安稳的情形」,而不是「因为我们感觉你变得奇怪」,所以要他就医。另外,除了医疗管道,民间传统的收惊等方式,只要当事人愿意,不妨尝试看看,重点是「安他的心」。
CASE4本来有忧郁症现在病况加剧
建议》对于本来就需要规律用药控制病况的患者,要特别关注。因为逃难时极可能面临断药的问题;其次,环境因素是诱发疾病的因子之一(但不表示灾民就一定会有精神疾病),灾难可能使多数病况变得难以掌握。所以,当生命安全无虞后,最好赶快让这些患者就医,让医师协助调整最适当的药量控制病况,为后续的重建做准备。
陪伴不是走马看花,更重要是持续的支持

中华心理卫生协会副理事长鲁中兴指出,每个灾民或遗族的情绪反应,个别差异很大,因与受难者的亲疏关系不同,也跟本身个性有关,因此,陪伴者必须有耐心去应对各种不同状况,尤其要先体认「灾难产生的哀伤,如同把一个人丢入荒野中那般无助,陪伴不是走马看花,更重要是持续的支持。」
鲁中兴也提醒,跟灾民或遗族讲话时,最好眼睛与他们眼睛相对、语气放慢、表达清楚,除了自身的倾听,他在921震灾的辅导经验中也发现,如果能帮他们与其他有同样遭遇的灾民或遗族建立分享的管道,较能帮助他们看到全貌,也是一种疗愈方式。万一陪伴者因长期接收负面情绪,自己也觉得无法负荷,陈永兴建议,这时应该退场,改由他人接手。另外,平日每个人也应培养一些纾压方法,像运动、听音乐等,才能随时调整自己的状态,也才有能力助人。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