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灾人员的压力也要关心

哪怕是路毁桥断、哪怕是风狂雨骤,只要有一线生机,救难队、军警消、公工医、心辅、志工等参与救灾的人员,都愿齐心合作,深入险恶的环境,助人脱离险境。然而,在尽忠职守的背后,他们不只承受身体疲惫,心里那只压力锅还持续升温……

灾难发生时,除了灾民及遗族倍感煎熬,第一线参与救灾的军、警、消等人员,也承受极大压力,包括:面对灾民们的殷切期待、争取黄金时间救活更多人命、体力透支却得苦撑、处理大量尸体而心理深感负荷,事实上,他们的身心压力不亚于灾民,同样属于创伤压力症的高危险群。

联合心理谘商所院长邱永林指出,救灾人员大量暴露在灾难环境,典型的创伤压力症状是睡不好、不断作恶梦、一直感觉闻到尸臭味,或演变成类似强迫症的行为,一直觉得自己身上的味道刷洗不掉;还有人救灾后,对于肉类、肉味感到恶心,甚至可能出现尿床等退化行为。

救人是天职的责任感
让他们身心疲累仍硬撑
「除了被死难场景震撼,体力负荷也是大问题。」邱永林表示,无论震灾或水灾,灾区范围都非常广大,加上要争取救援时间,救灾人员体力负荷极大,除了大量接触尸体可能产生不适,疲劳也会加重身心症状。

然而,不少救灾人员不会大方承认自己有创伤压力症,中华心理卫生协会副理事长鲁中兴指出,以警、消为例,本来就是高度压力的工作性质,救人也是主要任务,即使心里感到负担,也不太会找管道抒发,早年甚至不被鼓励说出心中的害怕或难受。

鲁中兴曾针对协助921地震救灾的消防人员、社会局殡葬处员工进行事件冲击问卷,发现回收的224份消防人员有效问卷中,只有7.5%表示救灾后有显著的创伤反应,远远低于殡葬处员工的43.8%。虽然可能是消防人员对压力有较强的调适能力,但更大的可能是,消防人员对问卷采取隐瞒的消极态度,因此,出现创伤压力症的比例远远被低估。

另外,鲁中兴也替同一批消防人员进行心理健康量表,发现近四成的人经历震灾的救难工作后,会因大量接触死难的冲击而产生替代性创伤,特别是处理到孩子或与家人年纪相仿的尸体,感受特别强烈,因此,比平时更担忧家人或亲友的安全。此外,16%的人指出,救灾过程对他们而言比平日更感负担;10%的人出现睡不好的情况。

今日忧、今日毕
团体分享更能抒发心情
现在不少救灾单位都明白心理健康的重要性,因此,救灾工作到一段落后,会安排心理谘商课程,可是邱永林强调,「不要让心理压力过度累积,即日抒发最好。」例如:军队中有心辅官的角色,在每日的救灾行动告一段落时,可进行团体治疗,鼓励大家分享彼此的感受,不要让需要抒发者估计「我有这反应是不是不正常?」压抑在心里反而容易出问题。

鲁中兴也认为,军、警、消都很重视命令,长官更要走动式观察,察觉是否有人身心已濒临不堪负荷,见机行事,甚至提早分批换班,给予喘息、补充体力的时间,避免等到状况极度不佳才退场,复原的时间恐怕更长。

万芳医院精神科主治医师陈永兴也建议,第一线的救灾人员,最好由有经验者带领新人,才不会冲击过大而乱了阵脚。此外,也提醒救灾人员的家人,多体恤他们的辛劳、鼓励他们分享难以言述的情绪。一旦发现他们的情绪问题扩及的层面过大,宜及早向专业人员求助,避免影响生活质量。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