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后心理复建(重建)理念

南区辅咨中心工作计划专业辅导(认辅)人员
前进灾区服务行前宣讲会暨各级学校心理辅导种子教师培训工作坊讲稿

一谈到「灾难」(Disaster),一般人脑中可能立即会想到台风、大雨、泥石流、船难、空难、严重车祸意外、核子电厂意外、战争、大屠杀等来自天然或人为造成之群体伤亡以及财产损失悲惨情景。许多灾难的幸存者或其家属也常因灾难后之创伤、失落与哀伤(悲伤),造成生理、心理、人际与生活调适层面之广泛及深远影响。尽管许多灾难的事后检讨发现,事实上在许多的灾难发生前就可做完全或某种程度的防范,或在灾难发生之初或灾难发生时如能处置得宜,就可减少或降低许多人生命、财产与社会、国家资源及成本的损失,与对社会或国家所造成之负面影响。

但来自自然或人为的灾难仍持续不断发生,人们或政府似乎很难从一再发生的灾难中学到教训,以及从中学习到如何有效运用及整合个人、团体、国家甚至国际的资源。为了亡羊补牢,个人首先引用经常被推荐引用之《灾难与重建心理卫生手册》一书中,作者Myers所认为「灾难心理卫生的关键观念」,以及「灾难心理卫生团队的筛选与训练」两主题与各位心理卫生工作伙伴分享;其次报告个人统整心理重建之文献及个人经验,从:个人及家庭的复建(重建)、社区之复建(重建)、学校与社区卫生机构在社区复建(重建)中所扮演的角色与功能,与救灾心理卫生工作者的自我照顾四个课题与各位做进一步之意见交流。

一、灾难心理卫生的关键观念
1.每一个看到灾难的人均会受到影响。
2.灾难创伤有个体创伤和集体创伤两种类型。
3.灾难后的压力及哀恸反应是在非常状况下的正常反应。
4.许多幸存者的情绪反应来自灾难所造成的生活问题。
5.许多人会在灾难中及灾难后一起救援,但效果常打折扣。
6.灾难后的救助曾被称为「二度灾难」。
7.大部分的人在灾难后不认为自己需要心理卫生人员的服务,也不会去寻求此方面的协助。
8.幸存者可能会拒绝各种方式的协助。
9.灾难心理卫生人员的协助偏向「实际」而非「心理」层面。
10.需依据所服务的社区特别规划灾难心理卫生方案。
11.心理卫生人员为了顺利地介入灾难事件的处理,必须搁置传统方法,避免使用心理卫生人员的标签方式,应采取积极主动的方式,以期成功地介入。
12.幸存者对他人主动的关心与关怀都有良好的反应。
13.介入方式必须适合灾难的不同阶段。
14.支持系统对复原来说非常重要。

 

二、灾难心理卫生团队的筛选与训练
1.拟定必要而合宜的灾难前的计划。
2.考虑受灾地区的人口特性(包括种族和语言)、工作者可能扮演的角色,筛选专业和半专业可以保持专注和响应能力的灾难心理卫生团队。
3.在灾难的不同阶段提供不同服务。在灾难早期「立即反应阶段」采取行动导向策略十分重要。
4.组成多元专业、半专业与熟悉各种助人技巧之灾难心理卫生工作团队。
5.进行心理卫生的训练与检讨。(pp. 39-67)灾难心理卫生工作者的角色与任务主要有:主动接触灾民,进行大众教育、社区联系与进行危机谘商。

 

三、个人及家庭的复建(重建)
「创伤」(Trauma)系指造成人们惊吓事件且以突然且无预警的方式出现时威胁到人们的心理健康或福祉,一般可分天然或人为的灾难。Foa,、Keane和Friedman(2000)认为由于考虑到受到创伤个人特质、能力,创伤事件之威胁性,创伤带给个人、团体或社区之冲击、影响或伤害,家庭及社会支持等因素,许多学者及专家对于受到创伤之个人、团体或社区提出心理重建及处遇的建议。这些处遇主要为:认知─行为治疗、眼动身心重建法(EMDR)、心理动力治疗、创伤后压力疾患卫生教育简介(Debriefing)、家族治疗、团体治疗、艺术治疗、游戏治疗与药物治疗等,而大多数对儿童及其父母的处遇事实上都包括了心理教育性的成份。Carr(2004)回顾因为创伤意外、天然灾难以及遭受性虐待之儿童及青少年在创伤后压力疾患的处遇成效文献,发现对创伤反应的心理教育、忍受暴露于创伤关联的线索及记忆,儿童焦虑管理的因应技巧训练,以及教导父母亲协助儿童复原的技巧,是主要的有效处遇。
不少专家认为游戏治疗可以让受到创伤儿童有宣泄情绪、重新经验、减轻痛苦、及重新组织整合的积极功能(Gil,1991;Johnson,1989)。艺术治疗中运用隐喻、想像、故事、角色扮演、绘画、音乐、写作及肢体运动等对创伤儿童之复原特别有帮助,因为创伤的记忆有图像、运动感觉及情感的成份,口语信息的单独表达往往不足,透过艺术方式可提供左右大脑平衡及沟通,及协助当事人经验到较完整的创伤经验。
Scheidlinger和Kahn(2005)建议在类似911恐怖攻击事件后对受创儿童的谘商治疗可采危机处理团体、支持团体、悲伤团体、需医疗照顾儿童创伤治疗团体方式进行,在谘商治疗上除需考察谘商师的资格、功能及情感反转移的因素,也应邀请儿童父母及照顾者参与。另一篇对911恐怖攻击事件创伤儿童的谘商治疗,则建议运用隐喻、幻想、角色扮演及创造性艺术于团体谘商中,重视家庭结构,了解儿童如何建构创伤事件,及创伤事件如何影响儿童的情境脉络。
Ogawa(2004)的调查发现车祸受伤儿童的父母亲,有46%会为孩子寻求接续下来的协助,却只有25%会为自己找寻类似的协助,这也暗示着父母亲认为孩子较容易受到灾难事件响,而孩子是否要接受协助主要也取决于父母亲,而中国父母亲也可能会受主观意见的影响,决定孩子是否接受治疗。青少年认知思考与口语表达能力较儿童发展完全,建议青少年和成年创伤谘商可依个人失落创伤和悲伤因素与个人特质,调整一般儿童之处遇方式,对青少年和其父母及亲人采心理卫生人员熟悉之理论技术,增加悲伤辅导与治疗、叙事治疗,进行失落和失落与悲伤意义之探讨,与认知及悲伤之重新归因,或采支持性团体或结构性心理教育性团体的介入。

 

四、社区之复建(重建)
社区可指特定地域内生活的人群团体或单位、机构,学校当然属于某种型式的社区。在灾难后社区常面临社区居民的伤亡、财产房舍的损失、机构及设施毁损、甚至赖以维生的农作、土地、房舍损失、工作的丧失等浩劫,以及以上带给个人、家庭(家属)或社区之多重打击,甚至影响到国家、国际之经济与发展,因此社区的复建(重建)特别值得重视。唯在进行社区的复建(重建)时,可能面对的困难与挑战可能有:

‧来自灾难初期政府动员赈灾的缓慢与低性能。
‧居民与政府接触与申请救助过程可能造成灾民「二度伤害」。
‧某些欠缺协商的民间救难团体,恐造成灾民情绪及生活的干扰。
‧欠缺积极有效的灾难救助协调与指挥,进行救灾与灾后重建。
‧失纵与罹难者之搜寻与安葬。
‧孩子之就学与安置。
‧灾民之工作与家园重建。
‧灾民及其家庭(家属)之心理重建。
中央政府各部会与相关部门之紧急研拟有效灾难计划,与结合地方政府、部队、红十字会、宗教、心理卫生等团体,了解灾民及社区之需求,与评价灾后重建所需物资、机具与人力,采主动具时效性之介入,对社区之复建(重建)当有莫大助益,而葬礼仪式与宗教对灾民心的理抚慰则不可忽略。

 

五、学校在社区重建中所扮演的角色与功能
Fhntholt、Smith和Yule(2005)皆呼吁应针对战争、天然灾难与社区暴力等影响整个学校、社区之大规模创伤事件,发展出以学校或社区为导向之适切处遇模式。国内吴英璋(1999)对台湾921地震社区居民心理反应的处置曾提出:筛选可能个案、危机介入与个案处理的三个过程及实际运作。

笔者个人在1999年曾和当时所服务学校之辅导谘商研究生至921灾区进行灾区儿童心理重建辅导谘商工作,发现当时的心理重建有不少专业、半专业心理卫生人员、辅导谘商研究所师生、民间社团与宗教团体参与救灾工作。当时的救灾大多着重灾区居民在学校或临近的安置,与对学校儿童的心理复建(重建),较忽略年龄较长的青少年及成年,至于对社区灾区居民以提供组合屋或食物或物资,至于对灾民之心理重建工作可说稀少。许多具有爱心之民间和宗教单位几无协商的介入,使得灾难期间和灾难后的心理重建工作常显得杂乱。

而2005年笔者个人与一群辅导谘商人员受政府委托组成辅导谘商团队,在笔者服务县市进行某国小之儿童集体车祸意外学校,进行儿童的辅导与谘商时,亦不断面对非专业许多民间团体要求参与严重身心受创儿童的辅导谘商介入之竞争,经过几度的协商,以及出动教育部掌管训育辅导长官直接指示,这些民间团体才愿意放手只做该校一般非车祸意外年级儿童的辅导。笔者与辅导与谘商人员当时虽访谈了集体车祸儿童家长,但几度请学校安排辅导与谘商团队与集体儿童家长、学校教职员,以及县教育局官员的座谈,却因各种理由被搁置,最后却无疾而终。

至于三年前发生于高雄市某国小集体车祸灾难,也是采以学校为导向之辅导谘商心理重建,当时不同团队间的协商与合作,已较先前笔者所参与的学校之不同团队间的辅导谘商间之协商有明显改进,但学校外以社区为导向之辅导谘商工作则仍止于纸上谈兵。

新近发生的八八水灾让南部许多地方重创,依据我国现行《灾害防救法》,以行政院长为『中央灾害应变中心』召集人,八八灾害发生时各县市亦设有『救灾反应中心』,但彼此间的协调与分别运作的性能,与灾民及一般民众对政府机构的运作性能之期待则有相当的落差。那我们的心理卫生团队对八八水患灾民的辅导谘商之表现为何?笔者得知有某些心理卫生人员已至高雄县灾区进行心理卫生之重建工作,南咨中心依据8月12日教育部第四次紧急应变会议办理八八水灾灾后学生心理辅导计划,进行灾区行前说明暨学校心理辅导种子教师培训工作坊;而目前各县市亦陆续进行灾区行前说明暨学校心理辅导种子教师培训工作坊;另外高雄县政府亦于水灾后第十四天宣布为使灾区学生不致中断学业,并且于九十八年八月三十一日开学,除了针对各灾区学校学生安排暂时安置地点,并将聘请宿舍管理照顾人员,就近照顾学生生活起居(中国时报,2009/08/22)。笔者认为这些对灾后学生的心理重建措施与计划合宜,也值得肯定。但国外一直强调但国内却一向欠缺以社区为导向之辅导谘商的负责单位,以及他们灾难重建计划则仍不知在哪里?

个人认为各级学校的教师与辅导人员可着重灾难幸存儿童与青少年的正常教学与悲伤辅导,协助幸存儿童与青少年逐渐回复正常的生活与学习环境。各级学校亦可尝试以安置于学校或安置在其他社区的居民为群体,或以家庭(家族)为单位进行「方案评鉴」之规划与执行,实施社区居民与遭受灾难灾民大团体悲伤辅导谘商,以家长、孩童或亲子为考察之小团体辅导谘商,家庭(家族)谘商与治疗,或个别辅导与谘商,与协助灾民及其家属(亲属)之心理重建。在悲伤的个别辅导与谘商上,Worden(2009)建议一些有用的技巧包括:

‧使用唤起的语汇。辅导人员或心理师可使用直接的字眼以唤起感觉,与鞤助人们处理与失落相关的现实层面,同时引发一些需要被触及的痛苦感觉。这些语汇如:「你的儿子死了」而非「你失去了儿子」,「你的丈夫过去是…」。

‧使用象征。如逝者的相片、信件或录像带、衣物等。
‧写信。写信给逝者,表达思想和情感,或帮助生者处理未竟之事。
‧绘画。运用绘画等艺术做为悲伤辅导与谘商可催化感觉、处理冲突、强化对失落的觉知。
‧角色扮演。利用角色扮演处理当事人害怕的情境。
‧认知重建。处理当事人因不当认知引发当事人蕉虑或愤怒的情绪。
‧回忆录。由家人一起制作有关逝者的回译录。
‧引用想像。运用此方法协助丧亲者体会当下的存在感
‧运用譬喻。譬喻能降低当事人的痛苦,提供当事人较能够接受的象征,让哀悼赭表达感觉,并修通哀悼的某些任务。
笔者认为目前盛行之读书、绘本媒材与电子邮件谘商等方式亦为悲伤辅导与谘商之可选择的方式。

六、灾难心理卫生工作者的自我照
专业或半专业的救灾心理卫生工作者无论在救灾当中与灾难后的自我照顾是重要的,但也因救灾心理卫生工作者的角色在灾难中及灾难后为灾民提供关心、心理辅导谘商,及与其他社区及民间、政府的团队协调合作等外展的工作,也因如此,灾难心理卫生工作者的自我照顾这部分常被忽略。灾难心理卫生工作者的自我照顾可从以下几个要点来考察:

 

‧是否因太过投入灾民的心理辅导谘商,导致个人饮食、睡眠的不足?

 

‧是否因不同救灾单位与政府间的协调缺乏性能与行动力而产生过多及过强调的愤怒?

 

‧是否感受到太大的压力?‧是否感受到个人强烈的倦怠及无助感?

 

‧是否因个人太过于投入及同情灾难幸存者或社区灾民而产生替代性创伤?

 

‧灾难心理卫生工作者个人,与心理卫生工作者团队的社会支持与为何?

 

‧灾难心理卫生工作者的团队讨论、训练与督导。

 

或许在灾难心理卫生工作者在从事灾难心理卫生工作告一段落,可参考一下“NEW START

 

身心健康法”过生活:

 

Nutrition-营养。饮食少油、少盐、少糖、少油、多纤、多蔬果;建议多吃之蔬果如:花椰菜、芥菜、芹菜、胡萝卜、南瓜、洋葱、南瓜、番茄、甘薯、茄子、猕猴桃、苹果、柑橘类水果、酸奶等。

 

Exercise-运动。一周内至少运动三天、每次运动至少持续三十分钟,达到心跳每分钟130下。选择运动型式需考虑年龄及身心健康状况,在喝酒后、过度疲累时或身体不适时不宜从事激烈运动,运动宜采循序渐进方式逐渐增加强度及时间,建议一般之运动如:散步、太极拳、健走、慢跑、登山、越野车、游泳,及竞争性不太强之球类等。

 

Water-洁净饮水,每天至少喝七大杯水,天热时或运动前后宜补充适量水份。

 

Sunlight-晨昏之适度阳光。

 

Temperate-生活、饮食等之规律或节制。

 

Air-新鲜空气。

 

Rest-休息。

 

Trust-信赖或信靠。

 

结语

 

灾难过后对灾民的生活将是一大考验与挑战,从灾难过程中我们看到许多的爱心人士、勇士和民间社团或团体参与了赈灾的行列,他们无私的付出和努力,以及来自国际的关心、协助与捐款让我们一再感觉到人间有爱、有情及温暖。而从电视、电子媒体与报章杂志之报导,我们也看到许多历经灾难的同胞坚毅的个性,与重建家园的决心。自古以来上苍就不断以各种方式考验着人们,而许多人也从灾难和逆境中成长,和为自己及家庭走出一条新的路来。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