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爷爷跟我说:「我好想死」…

小廖是我的高中死党,我们常约喝咖啡,聊近况。这次碰面小廖一直皱着眉,他用低沉的嗓音说:「其实我爷爷最近状况不太好。自从奶奶过世,爷爷变得不太一样。他本来是个开朗多话的人,最近话愈来愈少。他之前会到公园下棋,现在也不去了。最近只要一开口,就尽是跟『死亡』有关的事。」

听到「死亡」,我不禁问:「爷爷是怎么谈死亡的?」他叹了一口气:「他总说:『我年纪大了,不中用了,活在这个世上也没意思』或是『你奶奶走了,独留我一人,我也不想活了』。甚至有天,他突然抓住我的手,边掉泪边说:『我好想死…』」

我沉默一会,便询问:「面对这些问题,你们怎么回答?」他说:「我爸跟爷爷说:『不要想这么多!』可是我觉得这很奇怪,怎么可能不想!」

老龄长辈有三个身心方面的问题,简称三D:忧郁症(depression)、失智症(dementia)、瞻妄症(delirium)。治疗老年忧郁症可以分成药物与非药物两种,非药物治疗是藉由心理与社会的支持,帮助药物治疗达到更好的效果。很多忧郁长辈的家属因为不懂药物,心理治疗也帮不上忙而感到无助,那该怎么办呢?

根据医学研究显示,老年人有好的社会支持(social support),有助于忧郁症与失能的预防,甚至可以降低死亡率。社会支持分为:接受型与提供型。接受型指老年人被动接受社会支持,如:参加社区活动、接受他人协助、接受陪伴等;提供型则是主动协助他人,如:当志工,帮忙筹办社区活动等。

家属可以做的,最好的方式就是「陪伴」。陪他们说话、看电视、散步、吃饭…。陪伴就是一种支持,甚至是一种治疗。也让老年人知道,遇到困境身旁都有人支持。陪伴不仅增加老年人接受型的社会支持,同时对于需要药物治疗的长辈更重要。

「现在人这么忙,怎么有时间陪伴呢?」其实,有时候不一定要自己陪伴,可以交给信赖的人,如:跟长辈的好朋友建立好关系,请他们陪伴彼此,日照中心的员工、社区关怀站的志工也可以肩负陪伴与照顾的角色,使老人家不至于长时间孤独一人。

小廖现在常利用休假时,陪爷爷散步、运动。若家里没人,小廖便找爷爷的棋友们,请他们带爷爷去观棋、下棋。
有次,我跟小廖到公园看爷爷下棋。爷爷的高明棋技让我惊艳,我用崇拜的语气说:「爷爷!你也太强了吧!」
爷爷害羞地笑了。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