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体治疗,相互为镜

我在民国八十三年得了忧郁症而不自觉。当时整个人脱序、失能,身上从头到脚都觉得不舒服,头晕、胸闷、心悸、血压莫名奇妙忽高忽低,肠胃消化不良等。情绪上变得很低落,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劲,美食当前味如嚼蜡,每到夜晚更是辗转难眠。家人陪伴四处求医未果,身心备受煎熬的我,逐渐感到人生乏味,了无生趣;在一个机缘之下得以找专业精神科医师,经诊断才确定是得到忧郁症。

 

从此展开治疗历程,首先就是服用抗忧郁剂,先让症状缓解。第二步则是参加十二周的团体心理治疗。当我第一次踏进团疗教室,发现每一位病友述说自己发病和就医过程,莫不百感交集、泪如雨下,正是我内心的写照。他们的每一个症状我都有,陌生的脸孔因着相似的痛苦,而变得熟悉起来。

 

第二周上课,原本有苦说不出的我,开始可以含泪说出自己的病情和心情。病友们转而关怀、安慰我,因为同病相怜而同舟共济,在这个小小的教室里,每个人都发觉自己一点也不孤单。

最特别的是,团疗中的几位志工都是过来人,他们适时现身说法、分享经验,看到他们容光焕发、充满自信的样子,就好像一盏明灯,让我们看到了希望。每周一次的上课,成了我最大的精神支柱。

为了彻底打击忧郁症,找出源头,也就是错误的信念和认知。团疗中强调认知行为的改变,重建一套新的思考和行为模式,顽强的旧习性要破除实不容易,必须经由医师不断点醒、灌施、耳提面命。幸而团疗是以团体互动方式进行,彼此成为别人镜子,可谓事半功倍。

 

治疗忧郁症的最高目标不只是「康复」而是「改变」。我学到凡事往好的方面想,有了正面的思考就会有正向的人生观,本来以为大难临头,世界末日,只要转个弯,换个想法,也可以四两拨千斤。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