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肯定是治疗的转机

一位中年女性与他的丈夫被急诊处医师转介来精神科,理由是她在一个月内自伤自杀多次,把药物全部吞食,失眠、激动、无法自我控制,已看急诊17次了。

她现年50岁,再婚以来,与现任丈夫合作经营小工厂,事业很成功。四个子女,现已念高中、大学,与公婆的相处也很好,万事皆顺利。

直到半年前,意外的与婚前男友重逢,对方立即与太太办妥离婚手续,期待与她在一起。她向丈夫说明,对这个家已尽心尽力,己有交待,不敢有太多的奢求,只要每周一次半天的自由。却换来了丈夫的拒绝、打骂、限制打电话、外出等,几乎是全盘封锁,并且撂下狠话:再与对方见面,就要结束她的生命。

他们来求助后,除了给予传统式的支持治疗法,鼓励她忍耐,转移注意力,加强沟通外,我还肯定她的痛苦有正面意义,有价值,才改变她与丈夫的看法:
我告诉先生:「你会这么无法忍受太太要求部分的自由,是因为你爱她;你放弃不了她,所以不会因爱她而杀她的。」

我也告诉太太:「你会失志,失意、自杀、自伤,都是因为你太爱你的丈夫、家庭、子女所引起;你是受不了想要背叛丈夫家庭的念头,才折磨自己,才自杀。你愈会自杀,愈代表你离不开丈夫及对丈夫的忠诚,对丈夫忠诚是好事,那有人为了忠诚而自杀的。」

经过一个多月密集门诊治疗,这位中年女子与她的丈夫才缓和了急性期伤人或伤己的危险。我想是彻底的支持与肯定及对人性的尊重,使这对夫妇有了一个新的转机,用不同的思考来看待一个常见的问题。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