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cc的任性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这部日本爱情片,让艾尔斯岩石(又称为乌卢鲁Uluru)不再陌生,也是计划出版这本书的开始,叶老大告诉我,他和张老师要去造访澳大利亚这颗神秘岩石了!再不久,传来他们的合影,背景就是红彤彤的艾尔斯岩石,传说中它有着美丽而神圣的力量,旁边一颗大树也因为岩石的巨大而显得渺小。

在那次后,随着他不断地完成一次次探索旅程,陆续传来整理的初稿,加上照片,很肯定的是叶老大玩得很开心。对我而言,则开启了许多的挑战及无限的想像。对不常与大自然为伍的我而言,看着一篇篇的旅行纪实,仿佛进入纸本的国家地理频道。

想像着大肥熊和「捡便宜」的水鸟同景;与熊近距离接触时的屏息;古柯叶只有在山区可以合法使用,不能咬、不能吞,只能含着,可预防高山症;独木舟原来分Kayak和Canoe两种,前者起源于爱斯基摩人捕鱼交通用的动物皮舱船,可隔绝外界寒冷;

后者是源自印地安式独木舟,适合内陆湖泊河川旅行的运输;还有冰河泛舟后叶氏营地(Yes Camp)的野炊,以及瀑布下的淋浴;或在育空河漂流许多天,全然沉浸在山川怀抱,或与动物对望,想像动物宽容的让你进出它家,共宿大自然……这该归类为旅游、教育或环保类的书?还是励志故事?传奇人物志呢?

 

也不由得让我想起日本女诗人柴田丰,她92岁才开始写诗,到了98岁,出版了人生第一本书《人生别气馁》创作诗集,在日本畅销150万本,被译成好几国语言。她在诗集里形容自己一天的生活:到这个年龄,每天早上起床是件辛苦的差事。

但是我还是说声「yo-I-syo」(日语,意即「加油」),鼓励自己起床,吃一片抹上奶油或果酱的面包,和一杯红茶,不管如何孤独寂寞,我想:人生总是从现在开始。相信她在90岁时,也不晓得自己92岁会成为诗人,人生真是有无限可能吧!

也想说说我爸妈持续了近25年的Saturday night party。妈妈本是屏东省立医院的护士,60歳退休后,和爸爸搬来台北,开始这个餐聚。爸爸订了两个规则:一是基本成员(三个女儿及女婿、外孙子女们、乾女儿及乾孙子们),有事不能来就请假,欢迎携宾带伴;二是所有参加的人都有饮料,喝酒的则一人一瓶200cc威士忌,说是为了怕喝过多而限量,但喝开怀,不够也可「续罐」,依自己的速度慢慢喝。

妈妈本来就好手艺,推出家常料理:鲁肉鲁蛋、乌鱼仔拼盘、糖醋排骨、清蒸鱼、明虾、各式炒青菜、几盘小菜,以及炒米粉,像办桌!没错。妈妈常说因为有我们陪伴,有很多不同的刺激,所以年龄相仿的朋友渐渐失智了,她和爸爸的记忆力还热闹的持续着。几年下来,这些经常性的饭友渐渐都变成酒友,而且酒量都不错(包括我妈妈),200 cc成了基本量。

爸爸常喝得开心就会清唱一曲,时而用英文唱Too old to dream、My old Kentucky home……时而用日文唱,想到哪一首就唱哪首,有时喝多了忘词,大家就一起啦啦啦起来……。90岁的他,渐渐养成餐餐喝的习惯,因为实在太多可庆祝的理由了!除了生日,有朋友来坐坐、有好菜、电视有好节目、心情好、孙女交男朋友了、还可以的医疗报告指数……有时没有酒伴,他会说自己就是伴,想喝就喝。那股惬意享受生活的态度常感染着我们……。

这篇后记,酝酿多时,因为几次要开始写,不禁又掉进书中许多美景及想像。书分两辑,辑一是与大自然为伍后的惊奇纪实,辑二是关于幸福长者的武功秘笈。后者其实是同为战后婴儿潮出身的他,对台湾老龄化社会感同身受,用很有温度的方式,点出问题及倡议「如何做个幸福的一流老人」。

这本书出版的目的,除了让读者跟着一篇篇旅程纪实体验享受外,也是希望激起读者一股尝试追梦的勇气,诚如叶老大在自序里所说:如果后来发现做不到,难道就不能怀抱梦想吗?不论梦想是如何的伟大或看似卑微,重要的是追梦人对于「美好」事物永远怀抱着那一份渴望,那才是人活着的价值。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