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仑妥昔单抗维多汀改善霍奇金淋巴瘤的总生存率

先前报道的ECHELON-1试验的随访显示,霍奇金淋巴瘤的总体生存率相关的良好结果。这项多中心、随机、开放标签试验评估了3期或4期霍奇金淋巴瘤患者。两个治疗臂包括:

阿霉素、博莱霉素、长春碱和达卡巴嗪(ABVD)的标准治疗
一种新的治疗方案:布仑妥昔单抗维多汀联合阿霉素、长春碱和达卡巴嗪(A+AVD)
ECHELON-1试验的初步结果于2018年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并讨论了该研究的主要终点——改良无进展生存率。该研究的关键次要终点是总生存率。五年随访显示,接受A+AVD的患者总体生存率有所提高。这些结果发表在2022年7月版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

明尼苏达州罗切斯特市梅奥诊所综合癌症中心的血液学家和肿瘤学家、该研究的主要作者斯蒂芬·M·安塞尔(Stephen M.Ansell,医学博士,博士)表示:“这是我们第一次为霍奇金淋巴瘤的生存率打针。”。安塞尔博士也是血液学主任,并于2022年6月被任命为癌症中心中西部高级副主任。

ECHELON-1的总生存率
研究参与者按1:1的比例随机分配,664名患者接受a+AVD治疗,670名患者接受ABVD治疗。患者接受了长达六个周期的治疗。两种治疗均在每个28天周期的第1天和第15天静脉注射。大多数患者完成了所有六个周期,A+AVD组593例,ABVD组608例。

总生存期的中位随访为73个月。在接受A+AVD治疗的组中,39名患者死亡,总生存率为93.9%。在接受ABVD治疗的组,64名病人死亡,总存活率为89.4%。

安塞尔博士说:“布仑妥昔单抗维多汀加AVD化疗对总生存率的影响有些令人惊讶。”。“这确实证实了在霍奇金淋巴瘤患者的一线治疗中使用新型药物具有长期影响。”

除了改善A+AVD患者的总体生存率外,该组接受后续治疗的患者更少,报告的第二次癌症也更少。在A+AVD组中,20.4%的患者接受了包括移植在内的后续治疗,23名患者报告了第二次癌症。在ABVD组中,23.8%的患者接受了包括移植在内的后续治疗,32名患者报告了第二次癌症。

治疗中可管理的毒性
随着新药物的加入,人们开始担心其毒性和长期副作用。没有正式评估生育率,但在后续研究中报告了怀孕人数。共报告了195例妊娠,其中114例发生在A+AVD组患者或患者伴侣中,81例发生在ABVD组。

A+AVD组的发热性中性粒细胞减少症和周围神经病变发生率较高。在添加粒细胞集落刺激因子一级预防措施后,发热性中性粒细胞减少症的发生率较低,与ABVD组相似。ABVD组肺毒性更大。

A+AVD组共443名患者和ABVD组共286名患者出现周围神经病变。大多数患者(A+AVD组85.6%)在最终随访中症状完全缓解或改善。

安塞尔博士说:“总的来说,试验的两个方面的毒性是相当的。”。“我们对布伦妥昔单抗-维多汀联合AVD组继发性癌症的减少感到有些惊讶,并很高兴地注意到许多毒性在随访期结束时得到了解决。”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