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象不同影响大脑罪恶感!构成杀人动机3原因

对象不同影响大脑罪恶感!构成杀人动机3原因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我们偶尔会在新闻看到随机伤人的报导,甚至无差别杀人事件也屡屡发生,而很多行凶者并非是重嫌犯,他们可能和你我一样没有任何犯案历史,却因为生活压力、情感冲突等等原因,一气之下竟能杀害素不相识的人。本文将剖析杀人时的大脑变化,以及引发杀机的原因,或许就如《我们与恶的距离》剧中,杀人犯的母亲所言:“全天下没有一个爸爸妈妈,要花一个 20 年去养一个杀人犯。”

 

罪恶感影响大脑活动

事实上,每个人都有隐藏性的暴力倾向,尤其容易在我们感觉到生命受到威胁时出现,它是一种危机处理反应;若当事人处于非常敏感的心理状态,往往会让情绪失控。你也许曾看过,有的人在极高的压力下,毫无预警地就情绪大暴走;即使是看起来亲切友善的好好先生,都会在受威胁刺激时,变得压力和暴躁。

从脑部结构来看,伤人和杀人是会带给行凶者罪恶感的。根据澳洲莫纳什大学(Monash University)心理学系所的研究,当人在动画中模拟军人杀平民时,脑部的眼眶额叶皮质(Orbitofrontal cortex,或称前额叶基底区)和顶颞叶交界处(Temporoparietal junction)的活动会因为罪恶感出现而变得活跃。

此外,脑部的梭状回(Fusiform gyrus)和舌回(Lingual gyrus)一样会在杀人时变得活跃,两者的差别在于,模拟杀平民的时候,梭状回较为活跃,由于此部位负责脸部辨识,因此我们可以理解成受测者在杀害平民时,大脑也在分析受害者们的表情,也就是带有“人性”在执行杀戮的过程;舌回则主要负责空间推理,当杀害对象为敌对军人时,这个部位会特别活跃,可推断在杀害敌对军人时,大脑可能更倾向认为这属于合理的行为。

虽然军人与心理病态者的杀人动机并不一样;但两者在执行杀人行为时,同样都会运用到上面所提的脑部区域。研究告诉我们,杀人时的大脑活动和道德观互相缠绕影响,如果我们对此有更进一步的瞭解,可能有助预防犯罪,心理学家和犯罪学家也许能事先发现并阻止可能有谋杀动机的人。

 

成为杀人犯 3 大原因

与其将罪全都怪在杀人犯身上,或许我们该思考的,是什么造成他们走向这条毁灭性的道路,根据英国独立教育慈善机构犯罪与司法研究中心(Centre for Crime and Justice Studies)的资料,连环杀人事件是过去约 400~500 年间出现的行为现象,且按照历史的观察,此行为可能和人类迈入现代社会有密切关系。

举例来说,当一个人在每天的生活及竞争中不断被否定和拒绝,他或许就会把心中的愤怒和不平向他人发泄,涉入自我设限(Self-handicapping)的行为,轻则药物滥用与自残,重则可能选择自杀,甚至杀人。

 

没有人生来就想伤人或杀人,多关心身边的朋友,或许你就可以避免下一起杀人事件的发生。以下举出三个诱发杀机的可能原因:

  1. 冷漠关系的社会:科技先进化与人潮迁移,为各个地区带来更多的新面孔,加上网路的匿名言论,人与人的相处也比以往更冷淡,甚至邻居之间也不会有任何交集。因为互不认识,猜疑和不信任更容易挑起争端,悄悄将杀人恶念植入心中。
  2. 大众媒体与名人效应:媒体非常有利于资讯传播,但同时也是把双面刃,像是隔三差五的杀人新闻,甚至是对连环谋杀案的系列报导,都可能会让阅听人将“杀人”视为一件稀松平常或甚至是可以“做”的,再加上现代社会想出名、爆红的人如过江之鲫,有时候媒体对于重大谋杀案的报导,让犯罪者的曝光率甚至可跟明星相比,这不免会让某些人为了想“出人头地”,享受成名的感觉而杀人。
  3. 边缘化的社会:一个受边缘化的社会,意味着其社会阶级的差异性很大,阶级高的鄙视阶级低的,甚至不把对方当做人看。此思想虽已过时并逐渐淘汰,但在贫富差距很大的社会中,它仍是存在的,而杀人犯亦会把这等人当做杀害目标,因为他们知道,即使对方死了,也不会有人会为此悼念。

发表回复